烟雨醉西溪,被世界遗忘的一角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摄影
一、   《非诚勿扰》没有播出之前,西溪,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地方,一个平凡的湿地公园。而我也总爱把西塘和西溪混淆为同一个地方,因为据说西塘才是江南水乡中的代表之作。可现在,西溪已经俨然成了来杭州必须游玩的一个地方,不能不说,广告的力量确实很强大。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西溪的景点管理处是应该付钱给冯小刚导演的。   事实上,每一个景点,只要不是太得罪人,不容置疑的,在玩家的口中,总是会正面的评价多于负面的批判。毕竟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冤大头。特别是在一些喜欢后期制作的摄影师的作品中,即便一个一穷二白的地方,也可以描绘成风光旖旎的天堂。   譬如象这次,你看了我拍摄的照片以后,会不会也加剧了要去西溪的欲望?当然,说不定西溪的景点管理处不但不会感激我,还打算要K我,因为它会说,你怎么把我们的景点拍得这么烂?!   二、   但是,当我慢慢的了解西溪后,我才知道,我上面的见解是多么的无知。"悠然西溪,今是被世界遗忘的一角",而早先,西溪却是天堂三大胜景之一(西湖、西冷、西溪),被赵构视为“其地灵厚,欲都之”,南宋险些儿在此建了皇都,后见凤凰山改了主意,曰“西溪且留下”,西溪又俗称“留下”。   "郁达夫主张,游西溪宜微雨,带上酒盒行厨,舟行在微雨迷蒙的水面,边品饮,边看两岸湿漉漉的油绿泛光的叶子。   西溪僧人曰,西溪为十月中旬秋光好,最好有月亮,舟行西溪,月光橹声,清辉朦胧,芦荡的芦花堆雪,鱼逐月影,风送柿香,渔火簇簇飘浮水泊。"   原来,西溪曾是如此消遥自在的去处,曾经留有一地的芳华。所幸的是,如今这价值亿万的西溪所在,也终获留下。   三、   到杭州的几天,一直下着蒙蒙细雨,整个杭州大地就是一个偌大的湿地公园。说真的,第一步踏入西溪的时候,我还是被它迷醉了,在渺无人烟的湖面上,时不时掠过一只水鸟,扑愣作响,在烟雨凄迷中,映衬得静静停泊的渡船更加的孤独。走过一片竹林,风儿飒飒,在初春的雨中显得有点冷了。   租一条船,搅乱了一池春水,窗外慢慢移动的,有废弃的石屋、荒凉的枯枝,飘摇的芦获。船行在水面上犹如在深巷中穿行,前不着店后不着村,河面波澜不惊,安静得让人心荒,只感觉到岁月的绵长。船上游客用手机播放着非诚勿扰的主题曲,空旷而悲凉,让人想起舒淇那悲怆地纵身一跃,一切戛然静止。   船到烟水渔庄,这似是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所有的色调都是黑、灰、白,代表着沉默、孤独、清冷、无助。我独爱马头墙上顽强的爬山虎,只有它带给我一抹代表生机的绿色。而那条小船被孤零零的拴住,船蓬上非诚勿扰的广告牌显得特别的刺眼。走在灰墙绿水间,我总觉得眼前的一切缺少了什么,是红色的热烈,是黄色的灿烂,还是蓝色的希望?!   自然的,才是最好的。西溪留下,终究是一件好事。只是现在的西溪,不再有捕鱼耕作和炊烟袅袅,不再有欢蹦乱跳的孩童和敦厚慈爱的老人,游离在充满生机的现实生活外却又依靠商业的力量与外界藕断丝连。   西溪,真不知道,你还能走多远……

本文由必威平台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烟雨醉西溪,被世界遗忘的一角

关键词: 必威平台

川西:云卷云舒 我的阿坝我的香格里拉

去阿坝县,不去莲宝叶则,不去花湖。只是到处闲逛,,就能感受到那浓浓的藏地风情和淳朴的民风,还有如传说中...

详细>>

文记属于我的北京自由行

刚从北京回来,写一下总结吧! 4/16 订的中午12点的南航飞机,由于误点,下午3点到的北京机场.按照网友写的,坐机场巴士...

详细>>

梦幻漓江,这一季我打从江南走过

桂林山水甲天下!如雷贯耳,寻声而去。 梦始于雨 当班机降落在桂林两江机场,深秋的雨也随风而至,桂林之行始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