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乙骂路人甲不是东西,尿也就没那么急了

日期:2019-10-28编辑作者:摄影

外国友人:“你们中国的建筑真厉害,马路都建在大楼里!”

图片 1

路人乙:打扰了……诶,你醒啦。

        路人甲:“你不会是为了安慰我而用善意的谎言来骗我的吧。”

大老粗,无语........

周末迎来了星期天,星期天赶上了艳阳天。路人甲到银行取了人民币,路人乙在手机店买到了新手机。路人甲不慎丢失了自己的人民币,路人乙不小心弄丢买来的新手机。路人甲捡到了路人乙的新手机,路人乙捡到了路人甲的人民币。路人甲打通了路人乙捡到的新手机,路人乙不接路人甲打来的新手机的手机。路人甲点起了捡来的路人乙的人民币,路人乙咒骂捡到自己人民币的人民。路人甲暗自欣喜幸好捡到一部新手机,路人乙暗自窃喜拿捡来的人民币还能再买一部新手机。路人甲拿着捡来的新手机到手机店卖手机,路人乙拿着拾来的人民币到手机店买新手机。路人甲在手机店里碰到了路人乙在买手机,路人乙在手机店里碰到了路人甲在卖手机。路人甲一眼看出路人乙从捡来钱包里掏出的人民币,路人乙一眼认出了路人甲手中捡来的新手机。路人甲骂路人乙不仁义,路人乙骂路人甲不是东西。路人甲出手打了路人乙,路人乙伸手掐了路人甲。一旁众人相劝路人甲和路人乙,二人互撕不分离。路人甲狠摔了路人乙丢掉的新手机,路人乙狠撕了路人甲丢失的人民币。众人看路人甲和路人乙上演了一出闹剧,纷纷指责路人甲和路人乙自作自受寸步不让愚昧无知真是垃圾!

黎霍燃:啥?穿,穿越?

      路人甲:“很早以前就有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图片 2

图片 3

路人乙:那是什么族人的称呼吗?

      推开咖啡厅的门,我走了出来,一股秋风迎面吹过来,我下意识的拉了拉衣服,银杏叶子夹杂着秋风扫过了地面,飘向了远方。突然觉着咖啡厅的主色调和晚秋这个季节好般配,都透漏着那么点秋韵的味道。

图片 4

德米克:没什么,你只要没事就好。

      路人乙:“你不能做整容手术,坚决不可以,我以我在美容这一行多年的经验向你保证,就算做了,它也不能让你自信起来。”

5P 外国友人:“请问广州新图书馆怎么去呢?”

路人甲乙丙丁:中国?

        路人甲:“不被别人在乎的日子自己怎能忘记。”

图片 5

黎霍燃:没事,谢谢你们的关心。

      路人甲:“自从做了祛斑手术后为了方便,我老公就把我女儿每天都接到她奶奶家去了。可就在祛完斑的第十天我非常想我女儿,我跟往常一样去幼儿园接她了,在门口等了半天终于等着把她接上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死活都不肯跟我走。她用很委屈的口吻说:‘妈妈我同学都说你的脸太吓人了,说你好丑啊,我不要跟你走,我要跟这几天和爸爸一起来接我的漂亮姐姐走……’”

路人甲 图片 6

路人甲乙丙丁:老大!

        路人乙:“可事情并未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对吧?”

糊涂虫路人乙:“看路牌,往上就是了!”

黎霍燃:那,那个……

      路人乙:“那是为什么?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图片 7

路人甲:外…国…人?那是什么?

      路人乙:“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下面的话可能会有点重。”

路人甲:“那广州博物馆怎么去呢?”

路人乙:话说你知道你是谁吗?

      路人甲:“只要好看了她就会喜欢。”

2P

德米克:那人醒来了吗?

        路人乙:“那是因为你只看到了她们人前的样子,却从来都不曾看到过她们在人后的样子。”

大老粗:“哦,你看路牌吧!”

德米克:你没事吧?

        路人乙:“嗯”

7P 与天比高

路人丙:醒了?那好,我要向他要医疗费!

      路人甲:“没事了,继续吧。”

8P路人甲:“请问广州大剧院怎么去?”


      路人甲:“没事,说吧。”

1P 出门之前先拍两张隔壁的勒杜鹃。

黎霍燃:中国啊。

        想着想着,车停了,眼睁了,我到学校了。

图片 8

路人丁:不就闪到腰吗,要啥医疗费。

        她们的这段对话进行了有半个小时,而我也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就在路人甲说了“嗯嗯”的时候,洗手间又走进来了一个中年妇女,我砖头一看,原来是在路人甲和路人乙对话的过程中进来过好几次但一直没能上上厕所的那个大姐。她问我说:“姑娘,里面的还没出来吗?”我冲她点了点头。她便口气很不好的说到:“真不知道在里边是尿黄河呢还是生孩子着呢。”

6P 外国友人:“请问广东省博物馆又怎么去呢?”

路人丙:不过我们贼有默契!

      路人甲:“那我开始了,你要认真听。”

糊涂虫路人乙:“往下就是了呗!”

      出现在我面前的四位看起来大概十几岁的男生,发型和穿着一样,浅紫色的卷短发,而且眼睫毛茂密,白如吸血鬼的皮肤,穿着非常好看的西装。

      路人甲:“当时的情况我已经顾不上去想其他的了。”

11P 设备齐全的西塔!

路人丁:果然没错,你是穿越过来的吧。

        路人甲:“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个不自信的人。”

4P

黎霍燃:是吗,对了,我有问题想问你们。

        路人乙:“我给你说了半天是对牛弹琴了吗?行不通再不要想了。我可不想让弄成个网红脸,我要你永远都是我独一无二的朋友,是你女儿心目中唯一仅有的妈妈知道吗?我们要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把自己变成无可取代的样子。”

外国友人:“上面指着垃圾桶!”

路人甲:啊,你别在意这俩人说的话。

        路人甲:“有点,但不完全是。”

大老粗:“路牌有写吧!”

路人甲:你醒啦?身体没事吧?

        路人乙:“其实你是咱们玩的好的这几个里面眼睛最大最好看的,也是性格最柔和,心地最善良的那个。也许这是一个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实。”

图片 9

德米克:什么问题?问吧。

        路人甲:“奥,我还是很乱,该从那讲起呢。”

图片 10

路人乙:这是德米克老大的家,是老大治疗了你,我只是和队员发现了你而已,想道谢就去老大那道谢吧。

        很快上完厕所,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走到咖啡厅前台的时候,我才发现咖啡厅的布置和色调都非常有街头气质。只是进来的时候光顾着找洗手间了没注意到而已。

图片 11

黎霍燃:时空?啥?

        路人乙:“所以你就决定把它祛掉。”

3P 木棉花前太多人,拍一半做个留念。

路人乙:不是哦。

        路人甲:“可那些整过容的人也没见得过的有多不好啊!”

图片 12

黎霍燃:诶?不是……

        路人乙:“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图片 13

黎霍燃:你们是外国人吗?

        路人甲:“嗯嗯!”

10P 像亚运标志的太阳吗?

路人甲:我们只是发型和装扮像而已。

      路人乙:“很重要的事吗?这么一本正经的。”

更正:此楼为西塔,我打错北塔了,请原谅,现已更正!

第二话完

        路人甲:“真的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9P 你想去哪里,垃圾桶里都有!

路人丁:再问一个问题,你是从时空掉下来的吗?

        我继续往前走着,左手边的一个游乐场里孩子们在坐旋转木马,旋转木马美妙的音乐声和孩子们银铃班的笑声回荡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褪去。

大老粗图片 14

没错,又是语文不好的我,想说的话第一话已经说了,这次就讲讲废话而已。

        路人乙:“你有多久没化妆了?

图片 15

路人甲:是的,他醒来了,正想去和你道谢呢。

        路人甲:“嗯嗯。”

路人丁:等等哦……嗯……你知道你现在在什么国家吗?

        路人甲:“四十天。”

黎霍燃:诶?啊!多亏了你,现在好多了!真的很谢谢你!

      路人乙:“你是有这个想法很多年了还是说这次过敏事件发生后才有的。”

路人丁:等等,你该不会是穿越来的吧?

        路人乙:“是真的,没有什么善意的谎言。”

黎霍燃:你,你好啊,那个…请问这里是?

      就在这时,路人甲突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可惜站在厕所隔板外的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之后又停顿了一会儿,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带着哭腔开始说话了。

    而且长得好看到像个人偶,世界上真有长得如此精致的男孩子啊,要不是他们开口说话,我差点还以为是女孩子呢。

      路人甲:“是我女儿的一句话。”

    但不管怎样活过来就好,起来和别人道谢吧。现在能稍微行动了,就算头很痛。话说是有钱人吗?感觉家具好高级。

        路人甲:“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永远那么懂我,上学的时候是,现在还是。”

    感觉脑袋清醒了点,虽然还是很痛,但是血淋淋的脑袋似乎已经干净了,我应该是活过来了。

      今天是2016年10月13号,下午有点急事我就出去了一趟,办完事的我由于尿急但又一时找不到公厕便胡乱闯进了一家高档休闲咖啡厅,通过前台人员的指引,我很快找到了洗手间,是只有两个隔间的那种,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找到厕所的那一瞬间感觉我的人生又柳暗花明又一村了,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可接下来发生了一件让我想当场昏厥的事情,厕所的两个隔间里都有人,并且她们俩个还在里面一直聊天,貌似打算在里面常驻,至少没有暂时要出来的意思。刚开始我一直在地上不停的跺脚,在厕所地上来回的走动,感觉我今天肯定会憋成内伤,根本没听见她们具体在嘟囔些什么东东。可慢慢地,慢慢地对她们的对话却走了心,注意力也被分散了,尿也就没那么急了,也许是急太久急过时了吧。

    那人来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精灵,看起来顺滑的金发,天空蓝的眼瞳,面带着满分的微笑,而且比这四个男孩长得还要精致,看了就会觉得像幅画啊。

        路人甲:“好,就算整容这条路有不通,那该怎么办,我现在化不了妆。”

黎霍燃:是这样啊。

        路人甲:“唉!怎么说呢?好多事都说来话长了,也就不知从何说起了。”

黎霍燃:好,好的。

        路人甲:“嗯,以为这样做了就不会再为了照镜子这么简单的事情反复纠结了。”

    因为是被背走的,话说不是被医生治疗的吧,医院离家那么远,而且没有救护车的声音也没感觉上车了,所以应该是被非专业的治疗了吧。

      路人乙:“亲爱的,那不是自信,是内心的恐惧让外表带给她们的虚荣。自信是由内而外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的,而不是因一张脸由外而内收缩的。不信你去观察那些因为不自信而整容的人,她们的情绪会阴晴不定,然而一个真正自信的人是不会患得患失的。”

路人乙:那就好。

        路人甲:“你才笨嘞!老大,整容是不是真的行不通?”

德米克:是吗?

      路人甲沉默不语,路人乙又接着说了。


        路人甲:“五十天。”

黎霍燃:嗯…知道。

        路人乙:“早说?谁让你这么笨呢,连自恋一下都不懂。”

    我,黎霍燃,二十岁,无业死废材一个,虽然很突然且很荒唐,我本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我似乎穿越世界了?

      路人甲:“童言无忌!可我是她妈妈,最疼爱她的妈妈,她怎么可以嫌弃我。要不是因为她,我脸上也不会有斑,我也就不会做手术。要不是因为想她,我也就不会去接她,如果不是去接她,我的脸也就不会被大风吹感染而导致过敏不能化妆。”

德米克:这里是雅萨尼里国,你在说什么呢……

      路人乙:“所以说是这次过敏不能化妆让你下决心要整容的。”

路人丁:仔细看的话脸是不一样的。

      路人甲:“没,她爸爸接去她奶奶家了。”

路人甲:嗯,那就好。丙,丁,那人醒了哦,带他去老大那吧。

        路人甲:“我听你的,谁让你是咱们几个里面最有有主见、见识最广的呢!”

黎霍燃:不是,我是想问……你们是四胞胎吗?

      路人甲:“这么着急的让你从另一个城市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是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觉着电话上讲不开,当面讲我才有安全感。”

      路人乙:“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不是长相这件事让你纠结,是你对这件已经真真切切存在的事的看法折磨着你自己,你懂吗?我建议你以后多出去走走,多看看不同的人群,多晒晒太阳驱逐驱逐心里的阴霾,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你自己的长处,一个看不到自己优点的人必定也看不到他人的优点。”

      路人乙:“小孩子的戏言不必当真,要不然怎么说童言无忌呢。”

      路人乙:“你女儿最后回家了没?”

      路人乙:“你一定要相信我,不敢再有任何整容的念头了,也许整容后猛的一下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会有所改变,虚荣心会得到满足,但这种虚荣的满足是以后期长久的副作用作为代价的,并且这种副作用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深。再说了万一手术不成功整残了咋办。”

        对话的内容大致是以下这样的,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俩姓甚名谁,实在没办法称呼,就暂且叫她们路人甲和路人乙吧。

      路人乙:“你一个人走了,难道你就不担心孩子吗?”

      就在大姐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隔间里的路人甲和路人乙推开隔间门走了出来。因为我是站在靠近洗手间门口的那个隔间外,而那个隔间刚好是路人乙所在的位置,所以当她出来时我和她刚好是近距离面对面,就在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自信,因为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底气。她从头到脚的精致打扮告诉我她是一个很优雅的女人,她的穿着简约而不简单,举止大方却不轻佻。她冲我很真诚的笑了笑,说了句:“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妹妹,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也冲她笑了笑,说了句:“没事。”

      路人乙:“听着你这样,我心里也很不好受。不然等你情绪稳定下来再谈这个话题吧。”

      路人甲:“但我女儿现在已经开始嫌弃我的这张脸了,我以后要怎么面对她。”

      路人乙:“要不是你自己今天讲出来,我根本都没注意到。”

      路人甲:“嗯”

      路人乙:“你确定要继续吗?”

      呜!呜!呜!呜!呜!……路人甲又泣不成声,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能听得出她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路人乙:“记得这么清楚啊!”

      路人甲:“好,我听你的,但我也只能尽力尝试,想必这多年的陋习改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路人乙:“不是我这样认为是很多人都这样认为。”

      路人乙:“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路人乙:“这个你先别急,我做这一行也很多年了,我给你联系一些皮肤科方面比较好的专家,总之你的脸肯定会好起来。其实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喜欢化妆,如果不是出于礼节,我宁可一辈子素颜朝天。”

      路人甲:“真的吗?那为什么每当我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时总能一眼就看到脸上的斑密密麻麻的长在哪里,是那么的刺眼。以至于我把家里的所有镜子都藏了起来,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照镜子,越照就越想藏,照~藏~藏~照,一直在循环,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最后坐上了公交,在公交车上我闭着眼睛回想了一遍路人乙的那些话,她说的应该是对的吧!我们每个人都有两张面孔,内面和外面,这两面应该是兼顾的,而我们往往本末倒置,内面粗矿经营,将外面精雕细琢。

      路人甲:“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以我现在的样子我也没勇气知道。

      路人甲:“整容,委婉一点说就是我想做个面部的整体调整。”

        路人乙:“所以你今天找我是要一起想办法解决你不能化妆这个事情?”

        路人乙:“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这些年来一直相信我,把什么事都告诉我。那你有没有想好解决的办法。”

      路人乙:“你女儿最后跟你走了没?”

      路人甲:“没,我扔下她一个人先走了,确切的说是我独自一个人先逃离了。因为经我女儿那么一闹,围上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被小小的女儿当众这么嫌弃,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觉得一种屈辱感从脚底冲到了头皮,煎熬着我那颗自卑敏感的心。”

        路人乙:“现在你后悔了。”

        路人甲:“心里感觉敞亮多了,可夸我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路人甲:“不,不是的。”

        路人乙:“那你觉着化妆重要还是出门重要?”

        就在我快要走出咖啡厅门的那一瞬间,我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了路人甲和路人乙,她们坐的位子靠近门口和落地窗,路人乙把路人甲的手拉起来,她们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互相看着对方微笑着。想必是路人乙彻底的说服了路人甲吧。

      路人甲:“就生完我女儿后脸颊部分上了斑。”

        路人甲:“这个还真想过一个,但觉着有点冒险。你是从事美容这一行,所以就第一时间找你商量一下这个办法是否可行。”

      就在她们快要出洗手间的时候,我特意看了几眼路人甲,果真如路人乙所说,路人甲的眼睛确实很漂亮,只是少了些许明亮,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路人甲可能是由于长期的内心压抑和自卑导致眼睛失去了光泽。

      路人乙:“你女儿口中的漂亮姐姐是谁?”

        路人乙:“没事,慢慢捋一下,拣重要的说呗。”

      路人乙:“她只是太小了很多事都不懂而已。不是她嫌弃你,是你太敏感了,心跟玻璃一样脆弱,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你就立刻草木皆兵。再说了,就算整了,你又怎么能保证你女儿就会喜欢你整完容后的样子。”

      路人乙:“好看?什么是好看?我告诉你,在小朋友的世界里是没有所谓的我们这些大人的审美标准的。只要是最真的、感觉是最舒服的、看起来又自然到天衣无缝的就是小孩子觉得最美的。”

        路人乙:“斑?什么斑?我怎么不记得你脸上有斑?”

        路人甲:“前段时间做了一次面部祛斑手术,可后期由于被风吹了,修养恢复没做好,导致整张脸过敏,现在不能化妆了,不化妆的我是不敢出门的。”

      路人甲:“可明明好多人整完容变的越来越自信了呀。”

        路人乙:“那你有多久没出门了。”

        路人甲:“如果放在平时,可能两个同等重要,但现在我觉着化妆更重要,可惜化不了了。”

      路人乙:“啊!你女儿?说详细点。”

        路人乙:“或者你可以换种方式,不要这么正式,就当是一次闲聊,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本文由必威平台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路人乙骂路人甲不是东西,尿也就没那么急了

关键词: 必威平台

晚上到西湖边上看看,车都会停下来让行人先走

2010 西湖夜雪 第1天 2013-06-12 显示全部7天 收起 趁着出差,我辗转来到了杭州,去看看那西湖,去看看那断桥。还没到...

详细>>

佳能数码相机【必威平台】

华灯初上 流光溢彩 器材:佳能450D[佳能数码相机]时间:2010-12-18快门:13光圈:F/18.0焦距:18毫米感光度:100 器材:佳能450D[佳能...

详细>>

宾得镜头,宾得数码相机必威平台

器材:宾得K20D[宾得数码相机]时间:2010-11-0614:44:22快门:1/750光圈:F/2.8焦距:200毫米感光度:200 1P 器材:宾得K-5[宾得数码相机...

详细>>

尼康数码相机,尼康数码相机

天儿给力!一扫印度尼西亚烧芭带来的阴霾天气,茶馆不顾光比太大(这里的光比和国内云南的差不多),把阿拉伯...

详细>>